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情深而寿 一

情深而寿

吴亦凡×张艺兴

Novae.

银灰色的笔记本在空中飞来飞去,内页遇到风被翻开,哗啦哗啦。

“哇靠,张艺兴啊,你写的这个也太,太那什么了吧。”

“‘剑眉星目’怎么看怎么像个男的诶。”

分不清是玩笑还是讽刺,每个参与其中的人脸上都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本子的主人却泰然自若地站在走廊中,丝毫没有窘迫。

其他同学看不下去,站出来指责:“你们有没有素质啊,别人的私人物品随便拿出来开玩笑?”闹得最欢的那个——大概也就是发起人——不屑一顾地哼一声:“你管我?他写了就不要怕被看见啊!”说罢继续举起本子:“来来来看这个:‘压制不住好感向你靠近,You got me crazy.’噢哟——”

正做着夸张的动作,手中的东西就被人夺走。

吴亦凡合起本子,一双凌厉的眼看的人心里发毛。刚还肆无忌惮大喊大叫的人像被按下了静音。“从宿舍里偷出来别人的日记本,还在这儿嚷嚷?”环顾一圈,大家纷纷回到座位。

始作俑者不自然地侧身,想从吴亦凡旁边溜走,却被抵住肩膀:“偷窃行为已经报告教导处了,收拾收拾准备停课吧。”随后不管面色煞白的人,大步流星地走向前,把本子丢在张艺兴桌上,坐到了他后面:“东西保管好。”说罢趴在桌上打了个哈欠。

张艺兴带着笑意坐下,拍拍沾了灰的封面,侧过头说一句:“班长啊,你耍帅的方式太老套了。”

吴亦凡毫不客气地反击:“那也照样帅,怎么?羡慕了?”

摇摇头,缩回身子,张艺兴收拾好桌面准备上课。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转身郑重地说了句:“谢谢。”

也许是态度太认真,吴亦凡没忍住笑了:“至于吗,这么正式。”

得到的回答仍然一板一眼:“非常至于。”

他们的关系曾很好。发小,同学,前后桌,室友,朋友,兄弟。

最后一节晚自习铃响,学生们收拾起书包,三三两两地走回宿舍。

吴亦凡借座位和身高之便,很轻松地揽过张艺兴的脖子:“买点夜宵去?”张艺兴皱眉:“你小心超重啊我天,还吃夜宵呢?”换来了一记脑瓜崩。张艺兴因为疼痛脸都皱到了一起,他打开吴亦凡的手,揉着后脑勺继续吐槽:“你怎么天天弹我脑袋?有什么怪癖啊你?”吴亦凡毫不顾忌地大笑起来:“你怎么这么好玩儿啊?”说罢又伸手弹了一下。来不及闪躲的张艺兴自然不客气地回了记拳头:“笑笑笑,有那么好笑吗!”

直到巡查老师来锁门,两人才停止了笑闹,乖乖背好书包小跑着下楼。

在教室内耽搁了太久,到小卖部时只能对着紧闭的铁门发呆。沉默地对视一眼,又把头撇开。吴亦凡闷闷地说了句:“我还想吃薯片来着。”“那就不吃啦,晚上吃零食不但对胃不好还容易发胖,走吧走吧!”说着张艺兴就去拽吴亦凡的胳膊,十分怨念的人却突然有了脾气:“不走。”张艺兴哭笑不得地问:“你不走能怎么办啊?小卖部关门了,合着你要在这儿等一晚上?”

谁知那人还真“嗯”了一声。

张艺兴没办法,他怕黑。小卖部到宿舍还要经过一个小花园,那灯坏了,只能在这儿等吴亦凡倔劲过去。

俩人抄着袖子立在小卖部门口,一开始张艺兴还威逼利诱让吴亦凡先回宿舍,后来看他无动于衷干脆放弃,靠在他身边连连打哈欠。

“我突然想起件事儿。”吴亦凡引出话题。张艺兴偏头望着他。

“那个本子,你写给谁的?”

张艺兴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呆愣愣地“啊”了一声。

“啊什么啊?写给谁的?”带着笑容,吴亦凡手肘伸过去捅捅对方胳膊。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别问了。”张艺兴妄图糊弄过去,却被吴亦凡逮着机会要挟了一把:“什么多久以前才两天!你不说我今天就不陪你走了啊,我跟你说那花园黑漆漆的,里面草啊树啊花啊……”边说还边故意摆出吓人的动作。张艺兴咬紧牙关强装镇定,最终还是在吴亦凡的恐吓下屈服:“我,我怕了你了,别说了别说了!”一张秀气的脸涨的通红。吴亦凡计谋得逞,勾起嘴角,等着面前人的回答。

嘀嗒,嘀嗒,嘀嗒。脑内的秒针转了好几圈,仍然一点声音都没听到。吴亦凡皱起眉催他:“快点说啊。”张艺兴瞥过去一眼,再瞥过去一眼。还是叹了口气,无奈回答:“那个,你,讨厌同性恋吗?”

这会轮到吴亦凡愣神,他反应了半天,只回了一句:“啊?”

“啊什么啊?问你呢。”

“我……”

看着吴亦凡为难的样子,张艺兴眼中的火苗熄了一半。他失望地转过头:“我知道了。”
吴亦凡见状立刻出言解释:“不是,我就是没想到。你挺好的,那个,同,也,也挺好的。”一向口齿伶俐的人莫名磕巴起来。

冷不丁来了阵风,树叶被吹动,哗啦哗啦。

为打破尴尬的气氛,吴亦凡再次开口:“他……人怎么样?”低沉的音节经风传进张艺兴的耳朵。

风灌进领口,有点冷。

瑟瑟发抖的回答声响起:“高高帅帅的理科学霸,哪里都好,除了……”

只不过犹豫两秒,风势就变大了。剩下的话顺理成章被咽回肚子。

默默抗了会儿呼啸的气流,直冻的牙齿打颤自然没心情再问什么。吴亦凡终于妥协。“咱们走吧,待会该熄灯了。”“嗯。”

两个人手插兜肩并肩走着,一路没再说话。夭折在风中的那半句也不见下文。

TBC

—————————————————
更新时间
非常不定
评论啊
知道有人喜欢有人在看我才有动力的呀
谢谢谢谢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