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唐红]七篇日记与六封信 4

陈玄奘的信

施主:
虽已行走数日,但一直没走出施主所熟悉的地界,倒没什么事可供分享。只是附近有个驿站一类的铺面,能给施主去一封信,才开始动笔。
这里的环境比曾经那些人烟罕至的荒芜之地好了不止几番。但我不敢沉迷于此,而把这一切都当做修行。从烟波浩渺的江河一路走到风沙肆虐的戈壁是种修行,从戈壁走出来也是如此;从连绵起伏的丘陵翻越至这里是种修行,从这里走出去更是如此。
景色贫僧便不多赘述了,与离开红府第一日所见的山水草木没什么大的不同。遍地绿茸茸的,空气也清润许多。若施主有空闲,应当多出来走走。
那树茶花不必费心照料,只需浇浇水剪剪枝。许是悟空为给你赔礼,往上施了个什么法。贫僧不甚清楚,他之前从未说过他会这种法术,贫僧写信时才知晓。
提到茶花,有一件事贫僧一直想对施主坦白吐露。
施主曾问贫僧,为何夜夜在荷塘旁对着月光出神。贫僧总用笑话诨过去,或者干脆闭门不理,实在抱歉。此事缘由已久,简单说来,是在念一位故人。
她曾在月光下的莲丛前跳舞,一袭白衣。我时常会想起她,她的笑很动人。
我从她心中悟到了,男女之爱也含于大爱。
只是对于这个道理,仍然略有困惑。这困惑从数月前便在我脑中盘绕。这也使我更频繁地想起她。
因此,我又不只是在念这位故人。
另外一个缘由,只可念,不可说。
因为这个不可说的缘由,贫僧才一直敷衍施主。
阿弥陀佛。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