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唐红]七篇日记与六封信 3

二月红的日记

看过玄奘的信,话讲的实在生疏。到底觉得他太冷淡。虽然常有傻傻的引人发笑的神态动作,也怀着一颗十分善良的悲悯之心,但总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感觉。你可以与他笑闹,甚至吵骂,但坐下来促膝长谈却是极不易的。
我不是个爱翻弄是非的人,只是有几次见他静默地站在月光下,对一旁飘着枯枝的荷塘出神。良久,才低下头,念一句“阿弥陀佛”。这般境况下,我曾与他对视,背着月光,看不大清楚他脸上的神色。我只好微笑着点头问好,他淡淡地应一句,便转身回房去。留我一人在原地,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我当他是思念故人,有几次想过去开导他一番,但总是抓不住时机。白天去问,他拿着经书笑嘻嘻地,总与我开玩笑;夜晚去问,却连他十步以内都靠不近。每次只能看着他淡然地点头,转身,进屋。后来自觉有些多管闲事,便也不追着问了。
说起他的徒弟,真是些怪人。咳,也称不上人,是些收了魔性的妖。妖怪妖怪,说的也不无道理。其中领头的悟空整日摆着张乌云密布又杀气腾腾的脸,也不怎么爱搭理人。起初我便不打算与他多聊,在他与玄奘起争执,一拳击碎客房中的木桌后,我更是对他敬而远之。
然而玄奘却差他来和我道歉。看他满心不悦又不得不照做的纠结样子,我心里倒对他没先前那么抵触。
夜已深了,余下的事日后再写吧。
不知玄奘路途是否顺利,愿他平安。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