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飞赫]一个不负责任的分手风波 02

食用说明:
»就是个谭小飞莫名其妙吃醋俩人闹分手的故事,描写无力,情节仓促。
»幼稚躁动的谭小飞×外冷内热的李相赫,霸道少爷和小明星。ooc有,请多包涵。
»肉…只有香味,没多少东西。
»有原创打酱油人物。
»章数不定,更新缓慢。
»牵扯到的人物:朴灿烈,边伯贤,项前进等。涉及灿白(只有一丢丢)。
»『心理活动』;“对话”

Chap.2
李相赫提了分手后的那一天下午,谭小飞看什么都是灰色掺着点血红。晚上去参加派对时“脸冷得都能养企鹅”——这是项前进给他的评价。
项前进是个小有名气的乐队主唱,谭小飞和李相赫就是经他认识的。据项前进说他和李相赫是发小,属于从小到大同穿一条裤子的关系。谭小飞和李相赫在一起这事,项前进也帮了不少忙。再加上他性格开朗,算得上会玩,便能和谭小飞走的近些,顺便从“飞少”这得点人脉之类。俩人也算是各取所需。
那天派对本就是些相熟的人借机会聚一聚,寒暄这套自然是不必。谭小飞也因此才接下了邀约。到场后,他寻了个暗处坐下,想躲躲清净,可偏有那些不太长眼的人过来搭话。不过基本全都被谭小飞“滚远点老子正烦着呢”的气场给推走了。当然,项前进除外。
大大咧咧的北京老爷们拎着瓶酒,毫不避讳地坐到了谭小飞身边。一边开酒瓶一边八卦:“哎呦呦谭大爷今天是怎么了,来玩儿还这么不开心?”谭小飞瞥他一眼。『跟个老鸨似的。』
项前进倒了满满两杯酒,端起一杯递到谭小飞面前。动作幅度略大,不小心晃出几滴酒液,全到了谭小飞价格不菲的大衣衣摆上。
谭小飞却没在意,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苦涩与火热在口中炸开,带着点刺痛感一直蔓延到喉咙深处。项前进颇有深意地看着喝闷酒的谭小飞,把自己那杯也干了。
两人一言不发地喝了几轮,眼看酒瓶见底,项前进起身,准备再去拿一瓶。谭小飞突然出声:“他是不是和那个女的在一起了?”
项前进背对着谭小飞咧起嘴,『你丫终于问了。』转过去时却是一脸疑惑:“啥玩儿?谁和谁啊?”
一道凌厉的目光射过来,项前进装出来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他撇着嘴坐下:“你别这么看我,我也不知道。”
谭小飞把视线转到酒瓶上:“他没和你说?”项前进无辜道:“没啊。”“他和你说什么了?”谭小飞紧接着问,能听出来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项前进偏要在这时候卖个关子:“他啥都没和我说,我看出来的。”谭小飞皱眉:“别跟我这打马虎眼,到底说什么了?”项前进翻出个白眼:“就他那破性格真遇到事儿能和谁说?我下午见他心情不好,嘴唇上锁骨上都有印子……”说到这,项前进小心翼翼瞅了身边人一眼,看他没什么反应才继续说下去,“怎么问也不说,一开始我以为他被……咳咳,然后问了问他助理,说你来接过他,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现在看来,”项前进呲着牙,“算是猜了个十成。”
谭小飞从桌子上的烟碟里夹了根烟点上,吐出口幽幽的烟雾之后才开口:“他说分手。”
『啥?』项前进得意的笑再次僵住。这次倒露出了实打实的惊讶神色:“这么严重?你怎么折腾他了?”听起来像是带了点焦急和火气。谭小飞转过脸,不去看项前进:“他提分手,怎么是我折腾他了?”项前进一敲桌子,没忍住爆了粗:“我靠!你这么个人还能被他欺负啊?”旁边有几个听到响动的人注意力被引过来,半是好奇半是看戏地瞅着这边的情况。谭小飞吸口气低吼:“你他妈这么大反应干什么?”顺带毫不客气地用眼神挨个回敬。
项前进也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剧烈,半晌没再开口,只是冲谭小飞瞪着双溢满怒气的眼睛。谭小飞竟被看的心慌,忍无可忍之后道:“他嘴,我咬烂的,身上的印子,我种的。你着什么急?”项前进说不上是该气还是该笑:“我?我和他从小一块长大的,现在,拜你所赐,他一点精气神都没有,你说我着什么急?”说罢,重重地靠在沙发背上。
他是真心疼李相赫。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互相什么脾性自然摸得一清二楚。那家伙对外人不温不火,但和他在一块儿的时候哪能看出沉稳的影子?用“活泼”来形容都太浅。
哪知道下午一起吃饭的时候,那人却无精打采的,可着面前一小碗米饭嚼了半个钟头,自己还没发觉。一看就是出了大事。偏偏怎么问都不说。这下好了,弄清楚事实,人家始作俑者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谭小飞听罢,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知好歹。但依他的脾气,断不会把这情绪表现出来。他撩起银白色的刘海,说出个惹火了自己,却基本靠主观推测的理由:“他都出轨出到女人身上了。”听了这话,项前进差点没背过气去。『李相赫?出轨?还出到女人身上?』越想越觉得谭小飞不可理喻,也没什么话可说。谭小飞见他没出声,用手撑住额头:“我真怕他跑了。”这话倒是实实在在的示弱。
恍然间,项前进以为谭小飞哭了。飞少的低迷向来少见。假想中这么个大老爷们的眼泪让他的气消了不少,态度也软了下来:“要我说啊,你做的还是欠妥,”谭小飞静静听着,“但凡是个有胳膊有腿有思想的正常人,哪能受得了你这么强的占有欲啊?啥也不说就把人拉回家里,冷言冷语地,”项前进怼怼谭小飞胳膊,“我没说错吧?你是不是拿话刺激他了?”谭小飞正欲开口,可人家压根没给他出声的机会,“你问清楚事儿了吗?啥都没问清楚就发一顿无名火,是人都憋屈。你还老这样,光我调解的都不下五次了,也难怪他提分手。”说到最后,项前进竟有点不想劝他俩复合。毕竟每次受气的都是李相赫,谭小飞从来不服软,一次正式的道歉都没有过。再这么继续下去,李相赫非得被整出心病。
谭小飞自然也听出了这意思,心里有点悔意。
他之前谈过几个男女朋友,但都没上心,顶多是持续时间比较长的肉体关系,有了矛盾,一拍两散就完事儿。这次倒是被李相赫降住了。
谭小飞一开始压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在意他,就当玩玩,后来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陷进去了。好不容易得了个真心对待的人,谭小飞自然是把占有欲发挥到极致,恨不得天天跟在李相赫身边,只不过碍于明星身份无法实行。
李相赫看起来柔和温润,骨子里比谁都倔,还偏生了个不愿受禁锢的性格,哪能受得了谭小飞这么造。为了在意二字,俩人没少生过气。以往都是李相赫先妥协,谭小飞保证多给他点自由空间——虽说基本没实现过。如今出现了真正的裂痕,李相赫是没可能再放低身板了,可谭小飞也揣着一身硬骨头,实在弓不下腰问项前进该怎么办,就在两难的境地里踌躇,脸色愈发难看。
眼瞅着白毛的低气压快要蔓延到整个酒吧,项前进赶紧拍拍他肩膀:“谭小飞,这事儿真是你做得不好,依我看你去给他道个歉,认真点,说不定能缓和缓和。”谭小飞没转过弯,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用一如既往冷冰冰的态度说:“我道歉?那他和别的女的不清不楚的事儿怎么算?”项前进被谭小飞的倔劲弄得欲哭无泪:“哪儿啊就不清不楚了?你去问啊,你问清楚怎么回事儿啊!不问清楚可不就一直不清不楚吗?”他满心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俩这如出一辙的牛脾气真能把我给气死!要么都自己玩儿去吧大爷!我区区一搞音乐的哪儿弄来深刻揣摩你们思想感情的经验去!”说着说着,容易着急上火的性子又露了出来。
谭小飞沉默。项前进是对的,这毋庸置疑。他和李相赫有磕绊就是因为平时交流太少,仅有的相聚全用来让肉体亲密接触,哪能挤出来多余时间寻求思想的共鸣?累积成疾,不是争吵不断,“在沉默中爆发”就是耐心耗尽,“在沉默中灭亡”。
“嗯。”思想斗争良久,谭小飞终于哼出个音节。项前进还沉浸在『谭小飞这个倔骨头简直不可理喻老子当初就不该撮合他俩』的愤懑与懊悔中,直到谭小飞开瓶新酒,倒了满满两杯,递到他面前——
“干了。”低沉的声音扯回项前进的思绪,他看着杯中晃动的酒液,而后低头:“谭小飞老子这衣服很贵的你知不知道?这么明显几滴,怎么算?”

第二天,谭小飞起了个大早——在违背他自主休假生物钟的时刻——从床头柜上抓过手机,点进通话记录,打给了李相赫。
这是接下来二十二通电话的开头。
——回忆过很不愉快的前一天后
『哎,他大爷的。』捡起手机,拨出第二十四通电话。『再不接,我也懒得腆着面子了。』
已经循环了二十三遍的漫长的嘟声——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李相赫的声音终于从听筒跳进谭小飞的耳朵,语气却变得漠然而疏离,全然不似以往接到他电话的状态,甚至连对朋友的语气都谈不上。
本因对方接了电话而欣喜的谭小飞听到这话,一下子又火冒三丈:“你小子学会和我客气了,嗯?”重音放在“我”上,满口的恼怒与不可置信。对方却好似没听出话里的情绪,语气如常:“我对谁都一向如此。”短暂的沉默,“再次请问,有什么事吗?我正在忙。”
谭小飞怒极反笑,昨晚在酒吧直至回家后对自己的一切劝诫与分析都打了水漂。嘲讽的哼声清晰传至李相赫那头:“呵,忙?李大明星忙着和哪个小女生谈情说爱呢?我的电话也这么着急挂?”李相赫竟然也笑了:“我现在没有另一半,请你不要随意猜测了。”是个人耳朵没聋都能听出客套的意思来,更何况谭小飞了。
但客套的语气并不是刺激他最重的东西。没有另一半?不要随意猜测?这两句直接否认他们关系的话才是重磅炸弹。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好不容易补齐的名为“妥协”的印痕上。谭小飞觉得他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恰巧这时候电话里又传来了女声,十分娇嗔温软。李相赫掩住话筒答话,但谭小飞还是听到了类似“好的”“我很快过去”的字眼。
『我斗争一晚上,拉下脸给你打这么多电话,你倒压根没当回事。』他捏紧拳头,忍了半晌,才又开口:“你可以啊李相赫。我不打扰你和美人儿风花雪月了。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说罢,干脆挂了电话。
话刚出口,谭小飞觉得说的挺好,这个嘲讽十分够劲。但没过几分钟,他回过神来,只想骂自己傻叉。他都说了些什么破玩意儿?还早生贵子?生个锤子!
明明是为了挽回,现在情况倒变的更严重了。
越想越气不过。谭小飞瞥了眼挂钟,指针嘀嗒转着圈。距离李相赫下班还有一小时。
『在电话里装冷淡,和我客气,我就不信当面你还能这么干!』尽管不知道李相赫在不在公司,敲定了主意的谭小飞还是拎起外套,迈开腿走了出去。
车还停在昨天将李相赫强制性带来的位置,透过车窗可以看见,后排座椅上还有他没来得及拿走的钱包——那是谭小飞送他的新年礼物。(注:番外1)
盯着车窗看了许久,谭小飞才打开车门准备发动。
可车开上路没多久,他就想骂人。李相赫的公司在市中心,他的住所却在外环的别墅群。这点正赶上晚高峰,一道道长龙把路封了个水泄不通。要开车过去,还不如靠两条腿步行。『赶明儿得在他公司附近找个住处。』谭小飞两指交替敲打着方向盘。不时拿起手机注意时间。『可是今儿怎么办?』这事一天不解决,他就多堵一天心。思忖半天,谭小飞拨了个号码。

TBC
——————————————
这是最后一点存货,下次更新估计是,一千年以后(呸)总之码字很慢:(抱歉
字数太多所以截了一部分放到下一章了……一写鹿爷角色就没办法开始话唠……
番外本来是正文里的,但写着写着突然就三千多四千字了真的是
另外灿白要出现一丢丢了♡
不立章节数flag万一写不到(.
xjb说了这么多
喜欢点个小红心呗♡也留个言啥的提点意见吧(郑重比心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