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飞赫]一个不负责任的分手风波 04 fin

食用说明:
»就是个谭小飞莫名其妙吃醋俩人闹分手的故事,描写无力,情节仓促。
»幼稚躁动的谭小飞×外冷内热的李相赫,霸道少爷和小明星。ooc有,请多包涵。
»肉…只有香味,没多少东西。
»有原创打酱油人物。
»章数不定。
»牵扯到的人物:朴灿烈,边伯贤,项前进等。
»『心理活动』;“对话”

Chap.4

两人走到摩托车旁边,谭小飞捞起车把上挂着的头盔递给李相赫:“戴上。”李相赫两手揣在兜里,没有理会对方的举动,抿抿嘴唇有些不耐烦地问:“有什么事不能在这说吗?又没人来。”

“那我在这把你办了,行不行?”谭小飞一双剑眉越发紧蹙,反手将头盔甩到车座上,可怜的塑料制品翻滚两圈砸上水泥路面。巷口过往的行人听见声响好奇地向里张望,有粉丝认出其中一个是李相赫,拿出手机想要录视频,却被刚刚赶到的经纪人拦住:“不好意思,我们艺人下班了在和朋友谈事,请尊重一下他的隐私,谢谢。”一番话说得对方也不好执意继续,只能道声抱歉后离开。

李相赫仍然一动不动,只是眼神随着头盔滚到墙边。谭小飞紧握着拳头,似乎下一秒就要把它招呼到面前单薄的身躯上。

最终还是李相赫先松了劲。他走下台阶,绕过摩托车,弯腰捡起靠在墙边灰头土脸的塑料壳子,从兜里掏出湿巾,撕开包装递给谭小飞。正在气头上的主咬咬牙没接,李相赫也不恼,收回手自己把头盔处理干净,边擦边轻声叹道:“你也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闹呢。”说罢也不管谭小飞什么反应,自顾自地戴好头盔站在一旁。

得了台阶没有不下的道理,谭小飞没继续犯轴,甩开右腿跨坐上车,等李相赫坐稳后发挥另一条长腿的作用,轻松勾起支架,点火、加油,发动机的轰鸣声转眼间奔驰进另一条小道。

两人在街巷间三绕两绕,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家修车厂门口。李相赫也料到谭小飞会带他来这,下车后驾轻就熟地避过一地零件上了二楼。帮人家挡了一路风的谭小飞把车停好,不理会厂里几个朋友好奇的眼光,也随着到了二楼的卧室。

门锁咔哒一声落上,李相赫靠在床边看着一脸郁气的大少爷,面色不再像刚才那样冷淡。对方既然把他带到这里来,就是想好好解决问题。若谭小飞真气急了过来找他讨说法,或者要把他办了,上一个路口的自家酒店才是最好的去处。『还算有点觉悟啊。』李相赫心情好了一些,不自觉抿起嘴角,脸上带了点微笑的意味。

两人对视了几秒,谭小飞知道自己的企图被看破,终于开口,说出那句在腹中斗争许久的话:“对不起。”压住悄悄发颤的尾音,道完歉的小委屈低下头,拼命藏起方才那句话流露出的脆弱与无助。

这情况倒让李相赫懵住了。在他的预想中,谭小飞应该先质问他一番,或者冷言冷语地讽刺几句,一上来就示弱则完全不在他意料之内。但转念一想,如今这个境况,若是迈进前两种局面,只能是又一次不欢而散的争吵。谭小飞也考虑到了,自己费这么大周折把对方带到这来的目的肯定不能如此,干脆先放下无用的倔脾气。李相赫妥协那么多次,总该轮到自己了。

“……唉。”实在不忍心再看谭小飞难得的可怜模样,自己一个人时的气愤和狠心全化成了泡沫,李相赫默默给自己点了一首《心太软》,叹口气走到大高个旁边,抬手搂住他脖子,轻声宽慰道:“没事了没事了,咱们坐下来好好聊聊,行吗?”谭小飞点点头,脸颊轻轻蹭过李相赫耳尖。

“我们俩真的只是合作关系,昨天的直播是为了迎合一下热度,后面毕竟还有合作,话不能说的太死。”两人肩抵着肩靠坐在沙发上,李相赫虚挽着身旁还拧着一股劲的谭小飞,像哄小孩似的耐心解释。“没提前跟你说是我不对,但你……”一想到那天的情景和那几句实在伤人的话,李相赫垂下眼睛,心头也绕着几分委屈。

谭小飞察觉到了,他自认理亏,嘴上不饶人的劲却没那么容易放松:“你自己去回看直播,就你说的话做的表情,谁会不认为你们有点什么?我着急我关心你还有错吗?你就直接跟我提分手?还说什么她比我好得多?”“小飞。”眼看谭小飞说着说着又急躁起来,李相赫无奈地唤了他的名字,“不是说好了,好好聊聊吗?”随着一句句质问已经直起身的暴脾气听到盛满疲累的话语,自觉又做的过分了,只好把满腔的郁气都压在舌根,抱着胳膊重重倒回靠背。

明明在外人面前是个狠厉无谓、潇洒高冷的角色,到了恋人这却斤斤计较,处处为难。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只要和“李相赫”三个字扯上关系,都能点燃他心头不知道哪根搭错的筋。这是在意的表现不假,可有些过火的禁锢落到谁身上都不舒服。

沉默了几秒,李相赫重新开口:“演也得演的像点吧。提分手……我承认是我冲动了,这一点我向你道歉……”“不用!”谭小飞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之前吵架也是这样,无论谁的错,总是李相赫低头道歉。事后虽然问题解决了,但回想起来不禁让他觉得自己太小肚鸡肠,像个蛮不讲理的幼稚小孩,只等着对方来哄他。血气方刚的大男人面子上毕竟过不去,一开始能放下身段,这时候要辩明事理承认错误也不是什么难事。

被粗暴打断的李相赫却一下慌了神,他以为面前的人还在为这事生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谭小飞看出李相赫的无措,赶紧接上话茬:“我……是我话说太重了。该道歉的是我,不是你。”他以前几乎没说过这样的话,语气明显有些飘忽,还隐隐透着点不情不愿的傲劲。

李相赫眨眨眼睛,恋人突然表现出不同于以往的别扭神态把他惹笑了,浅浅的酒窝衬得整张脸格外乖巧。谭小飞有些恼羞成怒地抬起李相赫的下巴,带着点惩罚意味吻了下去。

之后的一切来的都顺理成章。谭小飞急躁地把李相赫压在沙发上,似乎要索取这两天让他心焦的回报。李相赫满脸通红地推着他,向房门抛去一个眼神:“下面……下面还有人呢,你别……唔……”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谭小飞充满侵略性的吻堵成一声甜腻的喘息。

一吻结束,两人的眼神都有些迷离。李相赫定了定神,在谭小飞腰上掐了一把,后知后觉地埋怨道:“你……我可还没接受你的道歉啊。”这种力道的反抗放在谭小飞眼里几乎与挑逗无异,简单勾起一个笑容便毫不客气地回击:“没事,我会努力让你全部接受的,无论是道歉,还是……”话尾故意留了令人遐想的空白,眼底的欲望更是展露无疑。 

李相赫知道拗不过已经被点燃的小狼狗,可是无论怎样也没法克制心底的羞耻感。他烧红了脸,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不行不行,坚决不行,让别人听到了我还哪有脸出门啊?”一牵扯上床笫之事,李相赫就不似平常的淡然平和,开始前的害羞拘谨总带着点撒娇的意味,面上为难的神色更是惹人心疼,亏得公司平日里还给他塑造禁欲的直男形象,在谭小飞看来,这简直是不能更加明目张胆的引诱。

“平时在家叫的那么好听,也没见你害怕被邻居听见啊。”谭小飞沉下声调,一脸戏谑地看着身下大气不敢出的人。这番调戏换来的自然是一个白眼,李相赫撑起手肘反驳:“能一样吗?家里隔音效果那么好,就算……也没人听见啊。这儿……哎呀反正就是不行。”边说边翻身,想找个缝隙逃出掌控。谭小飞断然不会给对方机会,捏着人手腕起身一用力,李相赫就坐在了他腿上。

“你,你干嘛啊,这个姿势太奇怪了吧!”李相赫挣扎着想下地,奈何谭小飞伸手紧紧搂住了他的腰,明知道他腰间敏感,故意使坏一样时轻时重地揉捏着。酥麻的感觉从中部传至全身,李相赫想挣脱都没有足够的力气。谭小飞还偏偏腹黑一把,把嘴唇蹭上李相赫耳廓:“那……光亲亲你,行不行?”低音炮的蛊惑配上温热气流的加持,让李相赫完全丧失了抵抗力。他倚在谭小飞身上,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只好认命般地点点头。谭小飞见状,嘴角又咧起弧度,而后从眉眼开始,一寸一寸向下攻城掠地。

至于后来,他们两个怎么亲着亲着就滚到了床上,谭小飞如何强忍着冲动打发走了修车厂里的闲杂人等,绵长又纯洁的温存怎么变成了欲望与汗水的交缠……半夜撑着酸软的腰肢被抱到浴室做清理,又在那里“享受”了一场欢愉的李相赫并不是很想回忆。

第二天早上,经纪人的来电频率仿佛催命一般,谭小飞闭着眼摸索到手机,还没等机主有所反应就按了挂机键。

“谁啊……经纪人吗?”刚刚醒转的声音还有些朦胧,李相赫半睁开眼,布满淡红抓痕的宽阔后背又让他暗自脸红了一阵。谭小飞转过身,有些吃醋地说道:“几个小时之前还说身体里心里都只有我一个,一醒来就挂念别人了?”李相赫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别闹了,今天还有工作呢。”说着便伸手去抢手机。谭小飞趁势把主动投怀送抱的人搂紧几分,带着薄茧的指尖轻点过怀中人身上暧昧的痕迹:“就你这样还工作呢?不怕被别人拍到什么?”“你还好意思说!”李相赫试着扭了扭腰,酸痛的感觉立刻顺着腰椎袭至全身,“说了今天工作挺重要的,结果你不依不饶,到浴室了还要……”

看着恋人羞愤地控诉自己,谭小飞没忍住耍无赖的劲:“那不是因为你太迷人了吗?清理的时候不停地喘,还搂着我脖子让我轻一点。正常男人到那个份上不做点什么就对不起自己了啊。”这番毫不讲理的狡辩气的李相赫不想再回敬什么,干脆冷下脸佯装不耐:“快把手机给我。”谭小飞知道对自家小工作狂来说,因为身体上的一点不适放弃通告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再说下去只会惹恼对方。他可不想因此功亏一篑,只好乖乖交出了手机。

在接受了经纪人关心中掺杂着不满的询问后,李相赫斜睨了谭小飞一眼,后者立刻主动请缨送他上班。两人收拾好屋内的一片狼籍,开锁出门,楼下已经站着几个昨晚被无情驱赶的小少爷。李相赫强装镇定,尽量控制自己一看就有内涵的走姿,跟在谭小飞后面目不斜视地走出修车厂大门。有个胆大的吹了声口哨,空旷的场地内随之响起暧昧的笑声。『看看你交的都是什么朋友!』李相赫甩给谭小飞一个眼神,对方却好似很享受一般顿住脚步,把这半天脸红了太多次的宝贝搂进怀里。



“所以,你们这是和好了?”项前进翘着二郎腿,一脸漠然地看着对面春心荡漾幸福满溢的脱团狗——起码在他眼里如此。李相赫犹豫了一会,肯定道:“嗯……算是吧。”一边用小瓷勺翻搅咖啡杯里的糖块,叮铃叮铃的响声吵得项前进脑仁疼。

没想到记吃不记打的糊涂蛋心软到这个程度,项前进沉默半晌,换上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教训道:“要我说你就不长记性,一点记性都不长!这次他道歉你就原谅了,那么粗糙的道歉啊!一点都不想想自己受的委屈?下次他要是做了更过分的事你别找我哭我跟你说!”

刚被哄好,李相赫的心还是偏的,赶紧出言维护他家那位:“我觉得不会吧。他这次主动道歉诶,应该还有点觉悟。如果有下次,我一定一定不心软!请组织监督我!”说罢举起三根手指,做出要发誓的样子。项前进对他这番说辞嗤之以鼻『就你那谈起恋爱缺了半个脑子的傻劲,能接受我监督还怪了。』嘴上却只嘟囔了句:“也不知道那姓谭的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怎么就这么粘糊呢。”

李相赫把这句话听得清清楚楚,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项前进看到他这副“小媳妇样”气的翻了个白眼,拿起手机给谭小飞发了条短信:“你这回踩到他心软的点了,我就放你一马。下次再有这事儿,作为他哥我可就不客气了!”后面还跟了几个凶神恶煞的愤怒表情。一般这种短信谭小飞不会理会,项前进也只想发泄一下,没想到几秒之后就得到回复。

“恩。”

项前进还拿着手机愣神的时候,又收到了下一条:“我只会对他更好,不会有下次了。”

“我cao!”这回是真真实实被虐到体无完肤的项主唱,在飘着悠扬钢琴曲的雅致咖啡厅,用多年练声乐的好嗓子爆了句中气十足的粗口。之后,怒气冲冲地留下句:“祝你们百年好合!”便跺着脚离开了。只留被吓成jpg的李相赫一个人在座位上接受来自四面八方震惊的目光。

如果项前进看到事后李相赫满脸不解地对谭小飞讲述这件事,两人进行情景对照后笑成一团的样子的话,大概会选择绝交吧。


End.
——————————————————
写完了!没错,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写完了!
同台使我激动!
半年没更新,一更新就完结……我觉得这对亲爱的你们来说是个解脱,因为不用等我了(不要脸。
大概一万六七千字吧……
我想写灿白的情节来着,结果写着写着发现这个走向不太适合……真的难受,只能把念头放弃了。
短篇真的在写,百粉点梗,我觉得都挺好的,所以都很想写(除了写不好的可能会放到遥远的以后再尝试。
还是随缘更新的我……情深而寿(我的输入法都不记得他了)卡壳了,可能得找找感觉,接下来主更短篇吧,悄咪咪剧透一下该进入正题了。
爱你们,超级无敌爱你们!没有取关真的感动!
比心♡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