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飞赫]一个不负责任的分手风波 03

食用说明:
»就是个谭小飞莫名其妙吃醋俩人闹分手的故事,描写无力,情节仓促。
»幼稚躁动的谭小飞×外冷内热的李相赫,霸道少爷和小明星。ooc有,请多包涵。
»肉…只有香味,没多少东西。
»有原创打酱油人物。
»章数不定,更新缓慢。
»牵扯到的人物:朴灿烈,边伯贤,项前进等。涉及灿白(只有一丢丢)。
»『心理活动』;“对话”

 

Chap.3


"喂,哥!找我什么事儿啊!”朴灿烈瞎嚷嚷的功夫真不是闹着玩儿的,恍然间谭小飞以为自己开了免提。他把手机架远了点,没有任何铺垫:“给我送辆摩托来。”朴灿烈明显愣了一下,『哥平时出门不是从不骑摩托的吗?』尽管有些疑问,他还是应了句:“行,哥你在哪儿啊?”谭小飞透过车窗,看到的只是大街和车龙。


“我在……”马路上。这话不太能说的出口,“等会儿我给你发地址,越快越好。”正欲挂电话,朴灿烈的声音又响起:“这么着急,哥是要泡妞去啊?”调笑的意味非常明显。谭小飞反调戏的功力也不是放那当摆设的:“你要是个妞我就泡了你,取回来当小妾。”“小妾?”隔着电磁波都能感受到朴灿烈的不爽,“凭我还不能当个正宫?”谭小飞把手机移开看了眼表,前面还堵的几眼都望不到头,没时间和朴灿烈鬼扯了。


路边没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 附近更是没有可以转道的街口。糟心。偏偏在这时候,谭小飞又想起和李相赫的那次通话,冰冷而无所谓,越过十几分钟的间隔,再次狠狠划过他的脑海。


“李相赫,你他妈真可以。”谭小飞就这么气恼又无奈地念了出来,全然忘记他和朴灿烈的通话还没结束。“啥?我像鹤?”朴灿烈不知道这事儿,他听了个不清不楚,一头雾水地问回去。谭小飞在心里骂了句脑残,口头上草草应付几句:“没什么。我给你发位置,你直接把摩托开到路上来。记住,越快越好。”就挂了电话。


一般这种难度系数很高的要求没什么人能满足,但作为该市某高官家公子的朴灿烈倒也能干脆地做到。五分钟后,就有人敲了敲谭小飞的车窗:“飞哥吧,车我送来了。”谭小飞下了车,打量那人一眼。骑摩托还穿的西装。『灿烈身边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了?』走到他身旁接过头盔,谭小飞随口问了句:“你叫什么?”对方很有礼貌地弓了腰:“边伯贤。”


时间急迫,谭小飞没再多问,只交代了句:“问问灿烈我修车行的位置,等路况松动了,直接开到那儿。”边伯贤笑着应下,就钻进了车开始等。


『笑起来和灿烈还有点像。』谭小飞扣上头盔,拐方向进了个小岔口。


阻碍陡然减少,谭小飞仗着自己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仍够飙车水平的技术,在街口与川流的车辆间肆无忌惮地飞驰。


到李相赫公司后门,熄火,停车,摘头盔。正对形象稍做整理的时候,透过玻璃门瞥见一男一女有说有笑地从电梯口走了出来。


不用说,自然是李相赫和林幼安,双方公司刚谈完下一次的合作。他们前面走着工作人员后面跟着助理,一众人半闲聊半谈事,放在狗仔看来都没什么可写的,但放在撂下头盔准备绕到正门堵人的谭小飞眼里,就值得大书特书一番了。


 


“期待下次合作,路上小心一点。”李相赫挂着毫无诚意的微笑和林幼安一方握手作别,看着他们上车离开,才舒了口气。


这两天真是糟心,和那不好惹的主闹别扭不说,工作安排上还出了点问题,要不是团队上下加班加点地忙活,新戏的男主早因档期落进别人口袋了。


要说最令他心烦的还是和谭小飞的事。这件事完全源于他和林幼安的合作。
几个月前两人接了同一部青春校园爱情片,分别是男女主角。剧本写的很好,没有洒狗血没有堕胎没有落入近几年校园爱情片的通用套路,剧组人员也相处的十分融洽。因此电视剧开播之后广受好评,热度一路攀升。


可是一周前,突然有营销号爆出两位主演在咖啡厅单独会面的一组照片。李相赫大半张脸对着镜头,根本不用辨认就能看出那是他;对面的女生虽然坐在背冲镜头的位置,却也时不时转过身,正巧被捕捉到是林幼安。


这组照片在网络,尤其是微博上,借着热度掀起了一阵风浪。有刷cp的剧迷高呼“在一起”“荧屏cp求成真”,也有两家粉丝互相攻击“炒作”“捆绑蹭热度”。


消息爆出,经纪人急忙找来李相赫核实情况。李相赫看到这组照片自然是一头雾水:“那应该是快杀青的时候,我们几个约着去喝点东西聊聊天。她说傍晚还有戏,想提前点去,我就应下了。我俩就单独坐了五分钟,其他人就全来了啊。”经纪人顿时了然,大概是对方想乘这部剧的风提高曝光度,又不想也闹不出大浪,才来了这不痛不痒的一下。


这种小打小闹每个艺人都要经历一些的,纯粹靠正常路数闯出名气在如今娱乐至上娱乐至死的年代基本行不通。“阿赫,要么这样,我们和对方联系一下,按这部剧的主线来,推推你们的cp。等剧集播完,就把热度撤了。这件事我们会发声明,你只要之后按照安排的方向走就好了。”经纪人前半段听起来是商量的语气,后半段却直接做了决定,压根没问当事人是否同意。李相赫愣了半晌,本想沉默接受,但一张脸突然跳进他脑海——这事要让谭小飞知道了,那位才不管什么热度什么策略,指定上来就是一通火——踌躇再三他还是回答道:“可是我不太……”经纪人打断了他:“不过是几个话题几篇通稿,这都接受不了的话就别想继续走了。”说罢又想起什么似的,几秒后一挑眉:“还是你家那位……”李相赫抿着嘴没说话,心里却十分烦躁。经纪人也愁的皱眉。谭小飞发起火来做过的事他知道的很清楚,之前也有过几次类似的事,对方直接替李相赫推掉了几个工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忍下那位的。』当然,这种话也就放在心里说说,按那位的脾气,指不定在李相赫身上放了什么监听设备。


“你还是去和他说说吧,最近这部剧热度很高,不能让你错失了机会。接下来你们很可能还有合作,人气和话题必不可少。”李相赫明白这个道理,只好无奈地应下。


那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李相赫琢磨了很久。谭小飞向来不屑娱乐圈这档事,他巴不得李相赫能退圈和他找个地隐居。但李相赫从小就喜欢演艺,还为此付出了不少。刚踏进演艺圈那阵,因为有张俊俏的脸,接到不少对新人来说益处颇多的工作邀请。但他为了得到锻炼,硬是沉下心当了一年助理又跑了两年多龙套。后来被公司签下,没有借着好皮囊大肆包装后横空出世,反倒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发展,吃的苦一点不比其他人少。最终接了那部悬疑剧,直接获了最佳新人奖,这才算打出名气。要他因为谭小飞的小性子放弃这一路的汗水,只有三个字,不可能。但要他因为炒作机会放弃谭小飞,也只有这三个字。


说来也怪,谭小飞出现之前,李相赫对待感情总是一派淡漠。无论男女,一概保持在安全距离之外。谭小飞却破了他的戒。尽管一个纨绔子弟一个倔脾气,闹过不少矛盾,但翻来覆去还是离不开对方。


李相赫在两难的境地里踌躇许久,最终决定什么也不说。谭小飞断然不会同意这种事,不如先斩后奏。反正公司会发声明澄清,自己只要解释一下去咖啡馆的事就好。至于后面的炒作,不过需要他和对方进行一些互动,应该不会有事。


虽说谭小飞的确闹了闹脾气,但看到声明之后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一切发展的都很顺利,可问题就出在昨天。


昨天早上的直播前,经纪人特意交代他注意点提到林幼安时的神情,最好带点隐晦的意味。作为演员,这样的要求自然完成的轻而易举。他本觉得这没什么,谭小飞这几天的态度也还算正常,可是直播刚结束,谭小飞就黑着一张脸跑过来差点把他办了。他一个气结,直接说了分手。


说实话,刚坐到助理车上他就后悔了。一个劲看后视镜,期望谭小飞能追出来。但这样的念头窜出来两秒立刻被打压下去。『他谭小飞凭什么总这样?我也是个独立的人,总不能被他当个金丝雀似的养在笼子里吧?』转念一想,也许他俩真就此玩完,实在是太不值当。一团乱麻把李相赫的脑子缠了个结结实实,不知怎么眼泪就掉了下来。一旁的助理想问又不敢开口,只能默默地递了包纸巾。李相赫有些窘迫地接过,道声谢后赶紧擦掉泪水。


那天下午李相赫的精神状态一直不怎么好,见到项前进也没心情开玩笑。谭小飞电话短信都没来,一点低头的意思都没有。煎熬地过了一下午,李相赫在睡前看着没有新提示的手机,做好了完全失恋的准备,第二天早上却被手机铃声吵醒。


『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看清来电人名字后,李相赫气呼呼地把手机扔到了一边,蒙上枕头继续睡。第一遍铃声响完,紧跟着第二遍, 谭小飞不依不饶地打了三四通电话,李相赫却压根没有接的意思。好在那边识时务地不再穷追猛打,只是来了封短信『我们得谈谈。』


“我们?谁和你‘我们’?我和你分手了知道吗,分手了!”李相赫对着手机喊道,“现在知道谈谈,昨天也没见你要和我好好谈啊!”喊完觉得不解气,又抡起枕头砸到了手机上。正巧经纪人的电话在此时打了进来,李相赫手忙脚乱地接起,应答时还带着点怨气:“喂?”


经纪人叹口气,开门见山地问道:“昨天是不是和那位闹矛盾了?”李相赫翻下床穿上拖鞋,闷声回答:“恩。”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助理通的信。


“先来上班吧。今天有好多事需要协商,还有个挺重要的会。”电话那头不时传来其他工作人员的声音,经纪人没等李相赫应答就挂了电话。


比起自己纠结的脾气,还是工作更重要。李相赫整理好心情,随意收拾一番便驱前往公司。


 


“李相赫。”谭小飞站在距人群几步远的地方,冷着一张脸开了口。被叫到名字的人一愣,还未来得及转向声源,就被经纪人挡在了身后。


谭小飞微蹙起眉,似乎对经纪人保护性的动作非常不满:“我找李相赫,有事。”


周围一圈“闲杂人等”面面相觑,不知该走还是该留。旁边有几个好看热闹的路人凑成一堆窃窃私语起来,蚊子似的哼声钻进经纪人耳朵,没几句好听的话。碍于当前形势没法发作,只能甩过去一记眼刀让他们闭嘴。


终于回过神来的李相赫越过经纪人肩头看到不远处一脸“来者不善”的冤家,半是惊讶半是怨愤地问道:“你来这儿干嘛?”声音一出自己都吓了一跳——语气生硬得压根不像他平日待人应有的态度。


“有事。”谭少爷惜字如金,冰冷的神色却一点没少给。这事一时半会了不掉,经纪人冲身旁使了个眼色,示意其他人可以离开了。助理等人终于得到信号,脚底抹油似的跑回了各自的工作岗位,进行下班前的准备工作。明净的玻璃门旁便只剩下三个人相对沉默。


经纪人先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局面:“这也快下班了,阿赫还得回去收拾东西,你看……”“不用,现在就跟我走。”谭小飞一字一顿地打断经纪人迂回的话语,一双淬了几尺寒冰的眼眸紧紧粘在李相赫身上。李相赫被盯得有些恍惚,撇开眼睛想躲掉这两道令人不适的目光,谭小飞却不依不饶地往旁边迈了一步,依旧占满了李相赫的视野。


没到下班的准点,早退的职工不敢大摇大摆从正门刷卡回家,外来的人——除了谭小飞这位手握内部门禁卡的人物——想绕过安保进来看热闹也实在不易。纵然来往的人很少,在公共场合牵扯私事总归不太好。李相赫轻轻拨开经纪人的胳膊,对他耳语几句,换来一副不甚信任,却又怕再耽搁下去会被另外一位生吞活剥的表情。经纪人在两人之间转转目光,最终妥协:“那……好。你们就先走吧。”


目的达到一半的谭小飞闻言仍然沉着那张脸,转身走动的脚步却比来时少了一分郁气。李相赫与经纪人道完别,错开几步跟着谭小飞从后门出去了。

TBC
——————————————————
我知道是久违的更新……。
祝阅读愉快。
欢迎找bug。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