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一见钟情 (短)

点梗还没想好写哪篇唉……
觉得自己都写不好……
先更这几篇吧。

直到站在吴亦凡家客厅,张艺兴都是晕晕乎乎的,看向吴亦凡的眼神更是盛满了迷茫。

吴亦凡把张艺兴脏兮兮的外套扔进洗衣机按下开始,才转身问道:“要不要洗个澡?”

张艺兴下意识点点头,又摇摇头。而后拽着衣摆解释道:“我,我没有可以换的衣服……”

“穿我的。”吴亦凡回答得干脆利落。

眼看张艺兴还站在原地纠结,吴亦凡没了耐心,打开浴室暖灯催促:“快点,不洗澡不让睡床。”停顿几秒,“沙发也不让。”

张艺兴没有选择,只能摇摇晃晃地栽进浴室。吴亦凡把东西都给他预备好,关门前抬眼一瞥,张艺兴坐在浴缸边拽着领子,慢吞吞地把衣服脱下。平直的锁骨连上泛粉的肩头,再看下去只怕会失了理智。

“东西给你放在这儿了,洗完快点出来。”吴亦凡撂下一句话便关上门回了自己房间。

隔壁哗啦啦的水声传来,扰得吴亦凡闭不住眼。还好不过几分钟张艺兴便收拾妥当走了出来。睡衣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睡裤长到包住脚跟。洗完澡后的张艺兴浑身热腾腾的,半干的头发还在滴着水珠。

吴亦凡看向门框边神志未清的人:“去睡沙发。”

张艺兴瞪大眼睛:“凭什么啊,我……是客人好吗!”也许是洗完澡后舒服了不少,精气神一回来就有了闹酒疯的本事。张艺兴跌跌撞撞地扑到吴亦凡旁边:“你,下去。我,睡这儿。”说罢无赖地扯过被子埋头打呼。

在自己家被小公子哥命令睡沙发,吴亦凡也不恼,轻轻把被子拽回,像是存心想逗张艺兴:“你去睡沙发。”

“我不去。”

“快两点了,赶紧去睡。”

“我偏不。”

两人就这么你拉我扯的闹了几回合,吴亦凡叹气,知道身旁这个小醉鬼不可能妥协,只好从柜子里又拿出一条棉被,躺在尚未被张艺兴强行侵占的那一侧:“好了,睡吧。”

张艺兴抬头,吴亦凡毛茸茸的后脑勺就在他面前,他忍不住揉了两下。吴亦凡一惊,转头问道:“怎么了?”

张艺兴眯着眼:“没啊,就想揉揉……”话还没说完,就在困意的驱使下合上了眼皮。

吴亦凡无奈地笑了笑,也伸出手抚上张艺兴泛潮的发丝:“晚安。”

闹钟六点半准时响起,吴亦凡睁开眼,张艺兴还熟睡着。睡相实在算不上雅观,一条腿耷拉在床下,左手搁在吴亦肩头,枕头不知道被折腾去了哪。张艺兴仰着下巴发出轻微的鼾声,看得吴亦凡忍不住发笑。

“起床了。”吴亦凡清清嗓子,用手背敲打着张艺兴肩膀。好听的低音灌进张艺兴耳朵,却只让他闭上嘴哼了两声,换个姿势继续沉醉在梦乡。

眼看张艺兴就要翻下床,吴亦凡赶忙伸手揽住他的腰。这一揽倒把张艺兴从周公面前带回现实,翻过身子一睁眼,吴亦凡放大版的脸便呈现在他面前。

“我C……啊啊啊!你你你你,你是!”张艺兴连滚带爬地下了床,惊魂未定地靠在墙上喊道。

罪魁祸首略显无辜地撇嘴:“吴亦凡。怎么,翻脸不认人?”

“不,不不不不是……你,我,我怎么会……你怎么会在这儿啊?”张艺兴欲哭无泪的神情看起来可怜极了,声音都有些发颤。

“这是我家,你说呢?”

“你,你你家?”张艺兴没反应过来,瞪着眼睛四处打量了一番,才惊讶地捂住嘴不出声了。

吴亦凡掀开被子,裹着灰色睡裤的一双长腿抻得笔直。懒腰伸完后,他翻下床,走过去弹了张艺兴脑袋——小可怜缩在墙边还保持着受惊的姿势没有变。

“走吧,洗脸刷牙去。把被子给我放好。”

“不是,你等等……”张艺兴抓住吴亦凡衣摆,“你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

“什么叫如我……我光记得我喝酒了,好像喝醉了,然,然后呢?”张艺兴眉头纠结在一起努力思考半天,也没回想起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闻言,吴亦凡蹲了下来,墨黑的眼眸直直盯着张艺兴,笑容里带了些玩味:“然后?你真想不起来了?”

张艺兴不由自主吞了口唾沫,头摇的像个拨浪鼓:“想不起来了。”

吴亦凡沉默一阵,叹口气道:“其实……”眼看张艺兴的表情愈发焦急,这边却将话中途截停:“没什么,先去洗漱吧。”说罢拄着膝盖起身去了卫生间,留张艺兴坐在原地愣神。

从洗漱到做早餐到换完衣服,张艺兴一直絮絮叨叨地打听昨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吴亦凡被吵的不胜其烦,却又开心对方追着自己跑。这种情况实在难得,因此他总含混过去,惹得张艺兴焦躁万分又不得不继续追问。

“你就告诉我吧。”

“真想知道?”

“废话!”

“态度这么恶劣,算了。”

“不不不,我错了,你快点告诉我吧。”

“我八点要上班,没时间说。”

“吴亦凡!”

拉锯战进行了几回合,张艺兴实在没有耐心再问下去了。气鼓鼓地拉开椅子在餐桌边一坐,一副“爱说不说”的气势。

这下轮到吴亦凡缴械投降。看看表,时间还够,便站在玄关处一边整理衣袖一边开口。

“也没发生什么事。你喝醉了之后,有人给我打电话让我接你回家。你不想回,可怜兮兮地拽着我的衣服要来我家借宿。在我家洗了澡,穿我的睡衣盖我的被子还霸占了我的床。”

张艺兴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跑过来,站在离吴亦凡几步远的地方:“然后呢?”

“然后?”吴亦凡用手指梳梳头发,“还有什么然后?”

“这就没啦?”

“不然呢?”

张艺兴松了口气:“我还以为……”说到一半垂着头不再出声。

“你以为什么?”吴亦凡穿好皮鞋,用云淡风轻的语气道,“以为我们发生了点不可描述的事?”

“你!”张艺兴猛地抬头,两颊连带着耳尖都变得通红。他攥着拳头咬牙切齿道:“你怎么这么……无耻啊?”

吴亦凡扭转门把手,站在门廊前抛给张艺兴一个好看的微笑,口中说出的话语却十分讨打:“随你怎么说。”说罢,没等张艺兴再追上来声讨,便关上门离开了。

TBC
————————————————————
吴总怎么发展成这个样子了emmmm
现在稍微不要脸一点以后才好追嘛
(找借口)
三发完我觉得有点悬了
顺其自然吧orz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