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一见钟情 (短 最多三发完)

*吴总与张公子
*ooc有
*起名废
*欢迎捉虫+找bug
*全写完一块走微博

交杯换盏,人来人往的酒会上,吴亦凡一眼就注意到了张艺兴。

穿着剪裁合体的暗纹西装,稍长的后摆搭在尾骨上方两指处。头发用摩丝打理的一丝不苟。小巧的耳垂上扣着黑晶耳钉。修长白皙的手指握住高脚杯,抬腕时能看见精致名贵的袖扣。说话时谦和而有分寸,一副年少有成的精英架势。可嘴角常带着笑,勾出个浅浅的酒窝,看起来又十分乖巧。

很对他的口味。

朴灿烈顺着吴亦凡饶有兴味的目光寻过去,了然道:“张家的公子哥,刚从国外留学回来。”

“哪个张家?”

“嘉兴集团的那个张家。”

“叫什么?”

“嗯……张,艺兴?对,艺术的艺,高兴的兴。”朴灿烈冲吴亦凡一挑眉,“过去交流一下?”

吴亦凡没有吭声。他饮光杯中的酒,把杯子放在一旁,目光再转回去时,对方正巧也看了过来。对视两秒后,张艺兴抛给他一个微笑。吴亦凡点头以示回应,眼神却一直定格。直到那边来了个女人把张艺兴带到了另一个人堆中,吴亦凡才转而面对朴灿烈道:

“不急。”

卫生间是个能发生许多故事的场所。

微醺的张艺兴正往脸上扑冷水,好让自己清醒一点,吴亦凡便推开门进来洗手。

张艺兴有点窘迫。要不是今晚和母亲赌气,他不会不听劝地灌下那么多红酒。他酒量浅,稍微喝多点就开始头晕,脸颊也泛上粉色,只能用冷水先降降温。现在这种举动被人撞个正着,作为著名企业家的独子,实在是太没面子。

好在那人只是借镜子看了他两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张艺兴赶紧去拽卫生纸擦脸,手一伸却发现盒子空空如也。

“倒霉。”张艺兴挂着一脸的水珠,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小声嘀咕。

“都怪刚才那个人,肯定是他把纸全抽走了。”抱怨并不能解决问题,张艺兴决定先溜出去找纸,家人肯定在附近。他祈祷着千万别被人发现,轻手轻脚地把门推开一条缝,看没有人才放心走出去。哪知走了没两步,身后就传来低沉的喝声:“哎。”

张艺兴脊背一下僵住,碍于面子又不好转身,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怎么了?”

身后传来脚步声,那人走近了,张艺兴只觉得有种压抑感。

“需要纸吗,刚我把纸用完了,不好意思。”吴亦凡拿一包手帕纸点了点张艺兴的手臂。张艺兴偏过身,有些惊讶地接过,抽出一张重新叠了两层,蘸干脸上的潮湿。

“谢谢。”

“没事。”

纸巾被递还,吴亦凡正欲转身离开,张艺兴清亮的声音又响起:“我是张艺兴,很高兴认识你。”那只修长白皙的,刚才握过高脚杯的手伸到了两人中间。

吴亦凡礼貌地微笑:“我是吴亦凡,”宽大有力的手掌轻轻包住面前的手。“我也是。”

酒会刚结束,张艺兴和吴亦凡就互换了联系方式。

朴灿烈搭吴家的顺风车回公司,一上车就开始感叹吴亦凡实在是搭讪高手。

“吴老师,您收不收徒弟啊?”朴灿烈谄媚地凑到吴亦凡身边,还没调侃几句,就被一句话呛了回来。

“小心你家那个回去要扒你的皮。”

此后一路车里都安安静静。

十一点多,吴亦凡冲完澡躺在床上,拿着巴掌大的一张名片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名片简洁淡雅,黑白墨蓝三色搭配的恰到好处。但他的目标并不是“嘉兴集团董事长”和下面几行各种各样的联系方式。背面用圆珠笔歪歪扭扭写下的一串手机号才是重点。

张艺兴要来他父亲的名片,从侍者那里借了一根圆珠笔,俯在大堂中的茶几上飞快地画着数字。“我还没名片,先给你写一下手机号吧。”吴亦凡随口应下,张艺兴低头时,一截奶白色的细嫩脖颈又抓住了他的眼睛。

考虑几分钟后,吴亦凡把电话拨了过去。那边很快接起:“喂,您好,请问哪位?”或许是经过手机的缘故,又或许是困了,张艺兴的声音带了些奶气,含含糊糊的,让吴亦凡心痒。

“吴亦凡。这是我的手机号。”

“哦……好的,我存下来。”

两边都陷入沉默。

“嗯……还有事吗?”张艺兴又开口。

“你还记得我长什么样吗?”吴亦凡问了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那边明显愣了几秒,像是努力回想了一阵才答:“啊,记得,当然记得。高高帅帅,白色头发,带着金丝边眼镜。”话毕,小心翼翼地问:“对吧?”

可爱的语气听得吴亦凡没忍住笑,顿了几秒才回道:“恩,没事了。晚安。”

“晚安。”

他们两人再见面,是三个月之后的一个夜晚。此前一直通过微信或者电话联系,次数不多,且有一大半是节日祝福和毫无意义的问好。

吴世勋听闻自家兄长有新看上的人选,旁敲侧击地打探了一番,却被吴亦凡识破了图谋,只好直白地问了。

“你们俩到哪一步了?”

“平时打电话发微信,互相问候几句,偶尔聊点别的。”

这个进度对吴世勋来说实在太过缓慢,他变着法地催了好几次。吴亦凡说他小孩子心性,遇事容易燥,不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稍有不慎,近在咫尺的目标就逃也似的跑到天边去了。

一番语重心长的教导让吴世勋愣神。他一时半会转不过这些弯,有点耍赖地回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彻底出击,一举拿下啊?”

吴亦凡知道这毛头小子压根没听进去他说的话,只好有些敷衍地答:“不急。”

机会果然来的快。

作息规律的吴亦凡一般十一点钟就准备睡觉,那天为了审一份报表,拖到十二点才开始洗漱。牙膏挤了一半,摆在一旁的手机不安分地响起来。“张艺兴”三个字在屏幕上闪烁。

吴亦凡难得慌了神,把牙刷搭在一边立刻接起电话:“喂?”

那边传来的却不是张艺兴的声音:“是吴亦凡吗?”

吴亦凡反身靠在洗手台边,有些不悦地回复陌生的男声:“是,你是哪位?”

“我是……这不重要,张艺兴他喝多了,你能来接一下他吗?”男声听起来有些焦急,“哎我的小祖宗你别……这儿这儿这儿,吐这儿,小心衣服!”手机被拿远了,还依稀有些“你别管我”“走开”的声音。吴亦凡一听就知道是张艺兴。

“为什么给我打电话?”吴亦凡不紧不慢地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置物架上,重新拿起牙刷准备洗漱。

“他……哎哟我去,跟你说了小心衣服!洗把脸去!”突然爆发的怒吼让吴亦凡都吓了一跳,看来情况确实麻烦,“你先来行吗,来了我给你说。我给你发地址,你能来吧?”

吴亦凡咬着牙刷,满口泡沫地应道:“嗯。”醉酒是个好机会,他怎么能不去。

那边如获大赦,声音都轻快了不少:“我叫鹿晗,来了你直接说找我就行了。地址我短信你。一定要快啊,他这衣服都……唉不说了,我先处理他吧。”电话被利索地挂断,没过一分钟,短信到了。

看着屏幕上本市有名的某会所地址,吴亦凡擦完脸轻笑道:“胆儿还挺大。”

地方很好找,吴亦凡十分钟不到就停在了霓虹灯闪烁的店面门口。进去之后报了鹿晗的名字,服务生便把他引到了那几人所在的包间。

推门进去,偌大的屋子只有两个人。张艺兴顶着乱蓬蓬的头发,穿着单衣和牛仔裤可怜兮兮地缩在沙发一角,旁边有个运动装的少年正玩着手机,听见门响抬起头,把手机撂在一旁就跑了过来。

“你可算来了,快把他接走吧,闹了半天了。”少年眼睛泛着血丝,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吴亦凡却没有立刻离开的打算,他走到沙发旁坐下,眼神落在张艺兴身上,却向鹿晗道:“你还没说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

鹿晗实在是想回家睡觉,赶忙跟着坐在他旁边解释:“他不是喝醉了嘛,我想着给他家人打个电话,他偏不让。我没招啊,今天刚认识,我也不能把他领家去,让他住酒店我又怕他有个意外什么的。我就想着给他朋友打个电话,结果翻遍手机,除了这个集团王叔叔那个公司李叔叔和他家人以外,就你一个看起来还像他朋友的人。这不只能给你打电话了吗。”说罢跑到张艺兴身边把醉醺醺的小迷糊晃醒:“你朋友来了,我就先走了啊。我的号存在你手机里了,有事给我电话。听见没?”张艺兴不甚清醒地点点头,鹿晗见状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向吴亦凡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鹿晗走后,屋内两人还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没有变。吴亦凡坐在沙发这边,把张艺兴从头打量到脚。蓬松的发遮住眉毛,淡橙色的T恤衬的皮肤更加白嫩,天蓝色的牛仔裤因腿屈起被提升一截,露出精致漂亮的脚踝。脚上踩着一双水洗帆布鞋。没有那日在酒会上雅致得体的疏离感,整个人宛若一只乖顺的小兔子。

张艺兴像是感受到了对面投来的目光,眯缝着眼辨别是谁在看他。

“吴亦凡……?”张艺兴喝多后折腾着吐了好几次,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殊不知这样软软糯糯的声音放在吴亦凡耳朵里是怎样的撩人。

“恩。”

“你来干嘛?”

“接你回家。”

听见这话,张艺兴慌了神。他连忙坐起来摆手:“不,我不回家。回家爸妈又该训我了。我不回家,你别送我回家好不好?”恳求的眼神中带了点撒娇的意味。

吴亦凡翘起二郎腿靠在沙发背上,十分享受这个态度:“那我送你去哪儿?”

“去,去酒店?”

“钱,卡,身份证我都没带,拿什么开房间?”

“那……”张艺兴垂下头没了主意,“那怎么办啊。”

委屈的样子令吴亦凡不忍再逗他:“行了,跟我走吧。”

张艺兴抬头:“去哪儿?”

“我家。”

TBC
——————————————————————————
你们想看什么速度的发展
细水长流地谈恋爱还是下一节就进入正题?
什么正题?猜猜看(推眼镜

不会有高速车的

也许不会有

求评论 谢谢

评论(1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