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诺维Novae

这里诺维|感谢关注(❁´ω`❁)|目前福华繁星盾铁/all铁沉迷

繁星Kray|情深而寿 五

情深而寿

吴亦凡×张艺兴

Novae.

        吴妈妈没有过份计较张艺兴和吴亦凡喝酒的事,只是嘱咐儿子照顾好迷迷糊糊的那个后说了句:“下不为例。”吴亦凡坚决地做了保证。

        张艺兴换好鞋,凭习惯自觉地倒在吴亦凡床上,连外套都没脱。这一晚上他喝了酒,又想了太多,此时只觉得脑子不是自己的。偏偏想太多又不容易入梦,清醒和疲惫交织,他实在没力气收拾好再躺下了。

        洗漱完毕后,吴亦凡推开房门,毫不意外地看见直挺挺躺在他床上的张艺兴。他轻轻走到床边,帮看似已经睡熟的人盖好被子,就势坐在地上。

        夜半静谧的星空被窗框切下一块,挂在思虑满心的人面前。吴亦凡盯着闪烁的星辰,轻悄悄出声:“你已经睡熟了吧。睡熟最好,没睡着也不要说话,我怕被你一打断,这辈子都再没勇气说出这些话了。”吴亦凡转过头,温柔地注视着张艺兴铺洒了星光的侧脸。

        “今天其实说的挺多的了,但还有好多事你不知道。咳,别说你了,我都后知后觉。要不是之前那件事……我大概永远都不会确定。”吴亦凡拄着脑袋,胳膊肘支在床边。

        “或许最重要的要先说了?”沉默半晌,最终下定决心一般,“恩,大概是,我觉得我喜欢你。”贴着床的胸膛内,一颗心跳得飞快。之前纠结了千遍万遍的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说出口,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告白这么草率,对不起啊。但我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了。艺兴,我喜欢你,我想牵你的手,想以朋友以上的身份和你拥抱,还想……”吴亦凡深吸一口气,没有说下去。

        床上的人在这空档突然翻了个身,把正在深情的吴亦凡吓了一跳,他捂住嘴,半天没敢吭声。好在那人只是换个方向,背对着他继续睡。吴亦凡平复了心情后,用更轻的声音说:“我不知道对你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好像它一直都存在,只不过我没发觉。”讲到这突然卡壳了,尴尬又懊恼地冥思苦想好一阵,也没想到适合的话来补空,“得,被你这么一吓,原本想好的话全忘光了。”吴亦凡垂下头,略带不甘地埋怨道。“总之就是,我喜欢你,想和你一起走到可以领结婚证那天。我想的很清楚,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才这么说的。我没勇气,只能在这种情况下告诉你,但我绝对不会让它成为遗憾。”一口气说完重点做了总结,吴亦凡只觉得自己嘴唇都在颤抖。

        安睡中的张艺兴没有半点动静,毛茸茸的后脑勺映出一圈月光。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吴亦凡内心轻松不少,便起身准备离开。刚走两步,又折回来俯在张艺兴耳边,蜻蜓点水似的落下一个吻。

        “晚安,艺兴。”

        门锁落上的那一刻,张艺兴才敢睁开眼。他咬住手背,耳尖红的一塌糊涂。

        他没睡着,完全没有。

        再强的酒劲此时也醒了。吴亦凡突如其来却坚定的告白,温柔又小心翼翼的亲吻——尽管只在耳尖——这一切足够让他慌乱。

        内心有个小人欢呼着雀跃着,趴在他发烫的耳边一遍遍叫喊:张艺兴,你听见了吗,他说他喜欢你,他也喜欢你。

        当然听见了。张艺兴把脸埋进枕头,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切不快都随之飞到了九霄云外。他盼望了多少年的人,在这样一个夜晚,用如此直白又可爱的方式告诉他:你等到了。张艺兴只想冲出去,追上那个高高大大的身影,把自己这些年来的感情和盘托出,也对他说一句喜欢。

        可是,说了喜欢之后呢?

        闪出的问句像一盆凉水从张艺兴头顶浇下。之后?没有之后了。他们不可能像“正常”的情侣一样,做那些再普通不过的事情。生活远比小说残酷,张艺兴领略过他人对此的白眼——来自与他最亲近的家人。本应是他保护伞的人都有可能变成淬毒的利刃,更不要提其他人了。

        张艺兴翻过身,心情复杂地盯着窗户。上一秒狂喜的余韵还未消,他却在压抑自己,不要做出出格的事情。

        可是,是吴亦凡先这么做了的啊。张艺兴委屈地想。这个让他受尽暗恋煎熬的人,在攻占他的心后,又霸道且理所应当地抢走了他先表露心迹的机会。凭什么他就可以做出这些需要极大勇气的事,凭什么他就可以把“喜欢”说得这么轻松呢。张艺兴咬着手指,冲紧闭的房门抛去一个哀怨的眼神。

        这边因为没睡着听到表白直接失眠的人在床上裹着被子翻来覆去地煎熬着,不知道第二天该怎么面对对方才好,另一边彻头彻尾的始作俑者却因为讲出心事毫无负担地睡得正香。鼾声透墙而来,吵得张艺兴更是心乱如麻。他举起枕头对着声音传来的那面墙砸过去,却因为力道不够,枕头在半路便坠亡。

        “吴亦凡你个混蛋!”张艺兴把外套窝成一团塞在脑袋底下,抱着被子清醒无比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吴亦凡神清气爽地敲开自己房间的门,准备给张艺兴一个魅力中不乏元气的早安问候,却被对方的形象吓到瞠目结舌,连“早上好”都没说出口。

        张艺兴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十分不友好地看向一身运动装的吴亦凡:“干嘛?”纠结的一张脸简直可以用凶神恶煞来形容。吴亦凡明媚的笑容僵在脸上,半晌才回过神答道:“叫你起床啊。”张艺兴撇撇嘴,磕磕绊绊地晃到床边趴成一个大字。吴亦凡跟过去,弯下腰问道:“酒还没醒?”想了想又补一句,“还是没睡好?”

        床上的人闻言一下弹起来,咬牙切齿道:“你还好意思问?就是因为你!我才没睡好的!”吴亦凡心头一紧,慌忙问道:“我……我怎么了?”他第一反应是张艺兴听到那些话受了冲击,这才没睡好。他还没有完全做好和张艺兴在一起或者被拒绝的准备。前者是他现在没能力保全这段关系,保护张艺兴不受伤害;后者是他不想因此被讨厌,从而连朋友身份都失去。

        张艺兴细细打量着吴亦凡的表情,紧张两个字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这让他开心不少。趁玩笑还在自己掌控中,他赶忙拎出个理由:“你睡觉打什么呼啊!半夜硬是给我吵醒了,本来喝了酒就不舒服,你说你是不是成心的?”说罢气鼓鼓地扯过被子蒙在头上,一副不饶人的架势。

        知道不是自己担心的原因,吴亦凡松了一口气,正欲拉开被子哄人开心,便听见吴妈妈在门口问道:“要在家吃早饭吗?杂粮粥和煮鸡蛋,吃的话就让阿姨去做了。”长辈都来了再闹也不像样,张艺兴赶紧掀开被子,有些歉疚地应到:“我都可以,看亦凡吧。”吴亦凡很配合地接话:“在家吃,正好能让艺兴多睡会。”说罢邀功似的看向一脸倦意的人。张艺兴没理睬他,故意跑过去亲热地挽住吴妈妈的胳膊,两人一起下楼去了客厅,留吴亦凡一个人站在床边撇嘴。


TBC

————————————————————
好了
存货发完就意味着
下次更新是在很久以后orz
我相信我会写的不那么慢的!
给你们比心♡

评论(4)

热度(20)